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高淳陶瓷内幕案刘宝春获刑 证监会两度出具认定

发布日期:2020-08-08 13:04 作者:哈尔滨麻将

  2010年12月30日上午,江苏省南通市中级法院对高淳陶瓷(600562.SH)内幕交易案进行一审判决,原南京市经委主任刘宝春因内幕交易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将违法所得749.95万元上缴国库,同时处罚金750万元,其妻陈巧玲则免于刑事处罚。

  这距离刘宝春被证实逮捕正好整一年。据记者采访了解,虽然刘宝春被认定为内幕交易“情节特别严重”而获刑5年,但其已表示可能放弃上诉的机会。

  斯时,停牌一个月的高淳陶瓷复牌并公布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四研究所(下称“十四所”)收购股权和资产置换及非公开发行的重组方案。

  该股在停牌前涨停到8.13元的基础上,一路又连拉10个涨停板,于21元附近横盘半个多月后再度拉升,7月16日创下30.85元的新高。

  当年11月23日,原南京市经委主任刘宝春及其妻子陈巧玲因涉嫌参与高淳陶瓷内幕交易被刑事拘留,1个多月后的12月30日,刘宝春夫妇被正式逮捕。

  来自公诉机关南通市检察院的起诉资料显示,2009年2、3月间,刘宝春在牵线联系高淳陶瓷资产重组期间将重组信息透露给南京证券工作的配偶陈巧玲,而后者在“刘宝春的授意下”,分别于4月1日至15日买入61.4万股高淳陶瓷股票,又于该股复牌后的5月22日至6月24日,将上述股票全部卖出,非法获利约749.95万元。

  因陈巧玲供职于南京证券,作为证券从业人员不能开设证券账户,其家庭平时利用刘如海、费忙珠和刘仁美的股票账户进行股票交易;其中,费忙珠和刘如海为母子关系,而刘仁美系陈巧玲的母亲,这三个账户成为刘宝春夫妇买入高淳陶瓷的主要账户。此外,刘氏夫妇还通过刘如海向刘如兵借用账户买入高淳陶瓷。

  南京证券提供的资料显示,包括刘如海、刘如兵和费忙珠三个股票账户的委托均来自于陈巧玲的工作电脑,刘仁美账户的委托交易同样来自同一IP地址。

  陈巧玲的供述显示,大约在2009年3月底4月初,此前在牵线高淳陶瓷重组的刘宝春让其卖掉南京港(002040.SZ),全部买入高淳陶瓷。刘还表示,“十四所要重组高淳陶瓷公司,双方合作成功的希望很大”。

  于是,陈巧玲先后于2009年4月1日、7日和8日在其南京证券办公室以电脑网上委托交易的方式,通过刘如海、费忙珠账户买入4.58万股高淳陶瓷,并在4月13日通过刘仁美账户买入1.01万股高淳陶瓷,合计花费资金约39.12万元。

  不过,刘宝春胃口似乎更大。2009年4月初,其决定向他人借款买入高淳陶瓷。于是,陈巧玲4月13日和14日先后将从蒋某处借得的300万元借款,通过刘如海和刘如兵的账户买入41.95万股高淳陶瓷;4月15日,陈巧玲再次将刘宝春从薛某处借得100万元借款买入13.86万股高淳陶瓷。

  而借款人蒋某和薛某的证词显示,两人分别收回还款318万元和106万元。这意味着刘宝春夫妇为两个月左右的借款支付了6%的借款费用。当然,他们通过这数笔借款买卖高淳陶瓷股票获利约700万元。

  2009年4月21日,高淳陶瓷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正筹划重组事项,上市公司进入重大事项停牌。

  高淳陶瓷2009年11月12日公布的重组草案披露,包括高淳陶瓷、交易方十四所、交易标的公司南京恩瑞特实业3家公司和中介机构齐鲁证券涉及15人,在重组预案公布前后买入或卖出高淳陶瓷。

  但是,上述人员均表示,对此次重组“并不知情”,而是通过公开途径获得的有关重组信息,因此并不构成利用内幕信息从事证券交易的行为。

  实际上,从时间上看,刘宝春案发是在高淳陶瓷公布这一自查结果之后的两周内,但上市公司重组草案对此一字未提显然难辞其咎。

  根据陈巧玲的供述,高淳陶瓷进入重组停牌的2009年4、5月间,刘宝春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存在问题后,要求刘如海、刘如兵在复牌后将高淳陶瓷股票尽快全部抛出;而在证监会调查期间,刘氏夫妇还和刘如海、刘如兵及两名借款人“商议欺瞒证监会的调查”。

  而上交所的统计显示,2009年5月22日至6月24日,由刘宝春夫妇控制的刘如海在内的4个账户持有的高淳陶瓷股票被全部卖出,1189.07万元的收入金额去除成本之后,合计获利约749.95万元。

  以刘如海账户为例,建仓时间分别在当年4月8日、13日、14日和15日先后4次完成,其中后两次的资金来源为借款。


哈尔滨麻将
哈尔滨麻将